尋找我的醫師
我們的醫師
  • 臺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學士
  • 臺灣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
  • 臺灣大學醫學院 臨床基因醫學研究所副教授
  • 臺灣大學醫學院 臨床醫學研究所副教授
  • 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 基因醫學部主治醫師
  • 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 婦產部主治醫師

 
  • 禾馨婦產科專業母胎兒醫學中心 執行長
  • 慧智臨床基因醫學實驗室 執行長
  • 臺灣婦產科醫學會雜誌 副主編
  • 臺灣大學醫學院 基因體暨蛋白體醫學研究所兼任教師
  • 臺北醫學大學 醫學系兼任教師
  • 陽明大學醫學 生物技術暨檢驗學系兼任教師
  •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兼任教師
  •  


 
周產期醫學、高危險妊娠、羊膜穿刺、絨毛膜採樣、胎兒臍帶血採樣、基因醫學及遺傳諮詢、親子鑑定、各式產科手術
十餘年來
蘇醫師致力於母胎兒醫學相關之基礎研究與臨床運用
於國際期刊發表論文已兩百餘篇
為此一領域之國際知名學者與頂尖之臨床遺傳學家
於臨床方面
專精各種產前診斷技術
如羊膜穿刺術、絨毛取樣術、臍帶血採樣術、胎兒治療、必要性減胎手術等等
親自執行已超過萬例
並且嫻熟於高危險妊娠、習慣性流產等等疾患之診斷與處置
近十年來更是灌注心力於最先端產前診斷技術之開發與相關遺傳諮詢教育與推廣
不論是利用PlGF以及血流動力學來預測子癲前症發生及介入治療
發展脊髓性肌肉萎縮症(SMA, Spinal Muscular Atrophy)帶因者基因篩檢
導入基因晶片於產前診斷
將次世代基因定序技術(NGS, Next Generation Sequence)導入產前診斷
發展胚胎著床前基因診斷及完成亞洲首例之救命寶寶
發展新生兒聽損基因篩檢及呼吸中止症候群篩檢
導入非侵入性高準確性染色體分析技術於產前檢測等等
引領臺灣於此一領域之成就
在世界舞臺上一再的發光發熱並居於領先地位
Dr. Su

Promised land~~應許之地

 

醫療體系或許崩壞了

但人都在

 

一開始 
當我告訴來產檢的準媽媽們 
我要離開臺大醫院出去實現我們的理想了 
可以理解 
大家都很震驚 
許多準媽媽接下來就又問了 
你要去哪裡 
我們跟你過去… 
真的 
實在很感動 

請相信我 
雖然大環境真的不好 
但離開絕不是要逃避 
這是深思熟慮後的痛苦決定 

我思考的是 
過去我一個月接生60-70 
再加上許多外院轉介及慕名而來進行產前診斷及遺傳諮詢之案例 
每天門診看到嚴重超時還被關空調 
再加上24小時無止境之接生開刀以及研究教學 
還有繁多之演講邀約 
極限了 
真的是極限了 

我要如何才能更加充分發揮所長及幫助更多需要我們的人?
不論是生產以及產前診斷 
感謝大家信賴我們的專業 
但如果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之時 
選擇深耕母胎兒醫學之專業就是不得不然之堅持了 
而且至多我們一個人一個月只能服務60-80位產婦(真的是極限了…) 
但母胎兒醫學產前照護這個區塊 
很抱歉 
我必須說 
我們絕對是頂尖 
算是捨我其誰了 

所以
堅持母胎兒醫學專業的禾馨就是一切的起點

但接下來問題來了
當我們把產前照護這塊做好了
但媽媽們接著就擔心生產這一區塊

我們不願意走回老路
但又面對媽媽們的深切期盼
禾馨新生就是我們另一個夢想的開始

我們邀集了眾多武林高手
就如禾馨的初衷
屏棄個人主義
務求以堅實的團隊戰力及先進的照護理念
在產科醫療最艱困的時代
實踐我們對這份專業的熱愛與期許
讓臺灣產科醫師的執業模式與尊嚴得以重新思考定位
破繭而出而得到重生

才是我們所期盼的

看著心中夢想著的藍圖一個個被實現
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我不再孤軍奮戰了

你可以想像隨時一臺再經常不過的剖腹產可以有超過兩位專業周產期醫師一起處理的場景嗎?

 ~~我們不是要打破規則

只是想建立屬於我們自己的規則~~

很遺憾的
我們活在一個醫療幾盡崩解的時代

我們只是謙卑的
試圖找回本該屬於我們的尊嚴與夢想

很抱歉我們必須揮別過去
和許多曾經一起共同打拼的老夥伴們說再見
重新啟航
重塑我們的專業與產業價值
我們的決心
大家應該都看到了
我們的專業陣容
可以說是連在醫學中心也看不到
說實話
要把這些各自雄踞一方的專業人士聚集起來
談何容易啊
這些人可不是說用高薪就可以全部請得來的
我們
只是想建立屬於我們自己的規則
夢想
才是讓這群人能聚在一起的黏著劑
沒有大破
何來大立
這是我們大家共同的默契
我們拼的
就是這股氣哪

所以 
這就是我們的選擇 
因為唯有這樣 
我們才得以滿足及服務最多需要我們的人